以实现节能减排和产业优化升级的需要

作者:365手机版发布日期:2021-02-08 16:07

  作为奥韵陶瓷的销售经理谢伟,在本届淄博陶博会的中国财富陶瓷城会场中,一直在奥韵陶瓷的展位旁边与来往的客商热情地打着招呼,希望他们到奥韵的展位上去看一看。

  去年年末才成立的奥韵陶瓷主要以全抛釉产品为主,在本次展会中,该品牌在中国财富陶瓷城会场的正门前以较大的展位亮相,并将企业最新的全抛釉产品搬上了展架。

  不过,他很快发现,并不是只有他们一家是将全抛釉产品作为主打产品,几乎在场的所有企业都将全抛釉摆在了显眼的位置,并且冠以喷墨、高清、高质等宣传口号,让人应接不暇。“几乎每家企业都涉及全抛釉的推广,这也让客商有了很大的挑选余地,不仅仅看品质和花色,更要看谁的价格低,各企业间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谢伟介绍说。

  “现在卖全抛釉产品就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样,稍有不慎就会掉进万丈深渊。”对于愈演愈烈的全抛釉风潮,谢伟显得忧心忡忡,口气也有些无奈。

  然而,跟风实际上也仅仅是淄博陶瓷发展的一个缩影而已,相比于全抛釉热潮给淄博陶瓷带来的忧虑,业界更为担忧的还是在愈加恶劣的市场环境和市场需求锐减的情况下,如何让淄博陶瓷保持在正确的发展轨迹中,显得十分迫切。

  从去年7月首台喷墨机登陆淄博建陶行业以来,淄博迅速掀起了喷墨的狂潮,助力淄博陶企转型升级。图为精陶机电在山东某陶瓷企业投产的喷墨机(精陶机电供图)

  作为行业一年一度的盛事,淄博陶博会已经成为淄博陶瓷的一张名片,吸引着四面八方的客商前来淄博挑选陶瓷产品和洽谈商贸合作。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二届中国(淄博)国际陶瓷博览会中,据陶博会主办方发布的数据显示,本届陶博会展会总交易额达43.5亿元,其中,现场交易额18.5亿元,达成意向25亿元。

  “我们企业是第四次参展了,从今年的人气来看,比以往几届都要好,所以我们也加大了推广的力度,以此来创造良好的销售业绩。”淄博鑫泽陶瓷有限公司区域经理谭震在中国财富陶瓷城会场的展位中向记者介绍说:“今年陶瓷行业的市场环境不佳,为了更深入地挖掘市场,增加销售额,企业会通过各种渠道来进行开拓,这也让企业对陶博会更加重视,不错过任何一次机会。”

  的确,在陶博会期间,各企业的展厅都张灯结彩,挂满了硕大的标语,喜庆的气氛充斥着整个会场。不仅如此,不少企业还独创新意,将企业主推的产品摆放在路的两旁,希望借助优质的产品吸引来往客商进展厅参观和洽谈业务。

  来自萧山的陶瓷经销商朱玉鹤就是这样被吸引进一家企业的展厅的。他告诉记者,他从事陶瓷经销已经有8年的时间了,此次前来淄博也是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陶瓷品牌代理。“每一年的陶博会我都会来,对于淄博陶瓷的认识,基本上是从每年的陶博会中得来的。”

  作为淄博陶博会的分会场,中国财富陶瓷城也见证了近十年来淄博建陶产业的岁月变迁。中国财富陶瓷城企划总监张经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恶劣的市场环境下,企业参展的积极性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不仅本地企业积极参展,还有来自青岛、潍坊、烟台等地的陶瓷企业前来参展,所以,今年相比去年,展位和人气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不仅如此,今年的展会还增设了卫浴、机械、原料等展区,以此打造一个涵盖整个陶瓷产业链的综合性展会。

  受各种原因的影响,国内部分产区陶瓷展会的人气和企业参展数量都呈逐年递减的趋势,但是记者在采访中获知,淄博陶瓷业界对于今年展会的人气都表示了肯定,而对于陶博会为淄博陶瓷产业的发展所带来的影响则褒贬不一。

  “今年虽然人气是多了很多,但是市场需求却在不断减小,所以经销商的采购量也会随之而下降,更多的人只是过来看看而已。”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人士向记者抱怨说:“现在的展会开始逐渐在变味,以前是跟经销商谈产品,现在是跟经销商谈吃喝,所以今年我们都没有邀请经销商过来看展。”

  实际上,对于展会的争议并不仅仅出现在淄博,不少陶瓷展会也都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有专家认为,展会是产区的一面镜子,可以映射出整个产区的发展变化,对于当地的经济和产业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但是,办展会也不能因展会而办展,更多的是需要建立在企业需求的基础上,在形式和内容上创新,做到真正有益于产业的发展,才能让企业和经销商真正地参与到其中来。

  在谈到淄博产业时,不少淄博陶瓷企业人士都提到了“关口”一词。诚然,面对去年下半年来袭的市场寒潮,不少淄博陶瓷企业都深陷困境难以自拔,产品积压成仓,不得不停窑减产或修窑停产,以缓解产品的积压。

  “如果再继续以低档次的产品、落后的设备、同质化的营销这样的方式发展,在难以捉摸的市场环境和需求日益萎缩的条件下,注定只有死路一条。”山东雅迪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宋文通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以往淄博陶瓷产业发展模式,将不再适用于新形势下的建陶行业发展。

  痛定思痛,在几家龙头企业的带领下,淄博陶企逐步开启了科技创新求发展的道路。据了解,自去年7月淄博陶企第一台喷墨打印机投入生产以来,短短一年多时间,喷墨打印技术在淄博陶企中得到了较为广泛的应用,掀起了一股喷墨的浪潮。截止9月底,整个淄博产区拥有喷墨打印机的企业已达30家,共有设备40余台。

  在淄博产区广泛上马喷墨机后,喷墨的力量立刻显现开来,喷墨全抛釉、喷墨微晶石、高清产品等宣传字眼在陶瓷展厅中随处可见。据谢伟介绍,早期推出的喷墨产品还能吸引经销商的关注,但是当这股风潮迅速来袭后,在激烈的竞争之下,依然又回归到了拼价格的时代。

  “行业发展趋势逼迫企业必须引入喷墨打印技术,通过提升产业技术优势来摆脱中低档产品的品牌枷锁,推动企业产品结构战略性调整,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拉开与同行的距离。”宋文通认为,引进喷墨设备就是要避免产品跟风和产品同质化,通过喷墨技术的优势,实现丝网和辊筒所不能达到的表现效果,走产品差异化的路线。

  据他介绍,雅迪企业通过喷墨打印技术,生产出了不用水刀切割也能在墙面和地面实现大面积拼花效果的产品,一举解决了水刀切割所需要的复杂工艺和高昂成本,在市面上受到了众多经销商和消费者的欢迎。

  对于喷墨技术在建陶产业的运用,淄博强赛特陶瓷有限公司首席设计师姚奇恒也认为这给建陶产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他表示,喷墨技术在瓷砖的生产中可以实现高清印刷,还原自然感觉。不过,做出好瓷砖光靠好的技术和设备还是远远不够的,创新并不是花色的创新,还需要将新的设计理念融入到先进的生产技术和设备中,要双方融会贯通,才能生产出具有个性化特色的高品质瓷砖。

  有着8000年陶瓷文化底蕴的淄博,是我国陶瓷产业的一个重要产区。作为北方陶瓷的名城,淄博陶瓷产业涵盖建筑陶瓷、日用陶瓷、艺术陶瓷、工业陶瓷、卫浴洁具、特种陶瓷等,以及与终端群体构成的完整的陶瓷产业上下游产业链,产业十分庞大。

  对于淄博陶瓷在推动中国陶瓷产业发展中所起到的积极作用,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秘书长缪斌认为,淄博陶瓷走出了一条将齐鲁文化与现代产业相结合,各类陶瓷产业在技术、工艺上相互借鉴,通过科技创新促进产业提升的道路,在传承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总结过去的经验,从而将淄博陶瓷做大做强。

  从发展来看,近几年淄博陶瓷所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产品品质较以往有了明显的改善,产品花色逐渐丰富,更新及时,大展厅、大店不断涌现,产业规模逐渐扩大,并呈现集群式发展。在这样的情况下,佛山等地的陶瓷卫浴企业也纷纷到山东投资建厂。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产业的演变,以往的发展模式和生产设备等已经很难满足新产品和高品质产品生产的需要;同时,不少企业依然延续着以往落后的发展模式,走低值的价格路线,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淄博陶瓷品牌的建设。

  鉴于此,在淄博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下,确立了淄博陶瓷产业全方位品牌战略规划,并率先培育一批品牌企业和标杆企业,带动淄博陶瓷的转型升级工作,促进全行业的健康快速发展,实现陶瓷制造业向文化产业的快速转移。

  “要做好品牌建设,必须得拿好产品说话,要有品牌文化的沉淀。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企业的未来,要敢于投入。”淄博狮王陶瓷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宝认为,企业经营不能仅仅看眼前的利益,更要看到三年、甚至十年后企业的发展。

  实际上,随着诸多淄博企业在市场上不断碰壁,仓库产品不断积压,品牌建设的意识也开始逐渐增强。在产品方面,企业通过技术更新、设备升级,产品品质有了巨大的提升。淄博强赛特陶瓷有限公司生产的具有仿真效果的质感砖系列产品、山东统一陶瓷科技有限公司防静电瓷砖系列产品、淄博狮王陶瓷有限公司推出的U+六防瓷砖等产品,因为独特的功能和极具个性化的特色,深受市场的喜爱。

  在品牌文化建设中,狮王陶瓷通过建立品牌文化展厅,以狮王陶瓷的发展历程与山东古文化相结合,显现出独特的地域品牌文化;统一陶瓷通过创办企业内刊以及品牌文化图册,实现了企业文化和信息的传播。

  不过,在肯定淄博陶瓷转型升级成绩的同时,也应该看到,在淄博产区贴牌生产的现象还是较严重。有业内人士认为,淄博陶瓷需要品牌企业发挥其标杆带头作用,引领行业的转型升级工作,但更重要的是需要逐步引导更多的企业向品牌化方向发展,只有更多的企业加入到品牌建设的大军中来,才能从整体提升淄博陶瓷在中国,乃至在世界陶瓷产业中的影响力。

  “危机”与“困惑”对于陶瓷行业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的词语,尤其是在环保大浪呼啸而至的当下。面对亟需节能减排的陶瓷行业,关停高耗低产的企业将成为今后陶瓷产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通过把这些企业整合和洗牌,构建可持续发展的陶瓷产业。

  淄博作为一个传统的陶瓷产区,目前也面临着资源枯竭,节能减排任务繁重,企业缺乏自主创新能力等问题。为了能让淄博重新拥有碧水蓝天,淄博市从2008年1月1日起就不再批准新上建陶生产线,以实现节能减排和产业优化升级的需要。同时,也加快了淄博建陶产业转移、外迁的步伐。

  为此,淄博在宁夏石嘴山开辟了淄博工业园项目,并通过优惠的政策、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原料的优势等吸引淄博陶瓷企业转移外迁。不过,据记者调查得知,虽然政府主导产业外迁的力度很大,但是前往该园区的陶瓷企业却并不多,在最近两年中,也有周边的政府组织考察团来淄博考察招商,但是却较少企业响应。

  一淄博陶企人士向记者透露,虽然在新的产区有着众多的优势,但是对于企业外迁,也有着很多的忧虑。不少企业都认为,在新产区设厂,虽然不缺廉价的劳动力,但是却缺乏核心技术人才,这将直接影响到产品的生产和品质的保证;其次,外迁容易,回头难,一旦发现该地区不适宜企业的发展,也不能再返回淄博,所以很多企业也一直犹豫不绝,不敢下决定迁出去。

  对此,山东统一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国梁认为,淄博建陶企业通过外迁、转移和整合,实现其投资、扩大规模的愿望及整个产业升级,还需要后续一系列产业链作为基础,也需要政府做好引导和服务工作,解决企业外迁的后顾之忧,才能让企业下最后的决心。

  淄博建陶产业经过20多年的高速发展,形成了庞大的产业链和陶瓷产能。受大环境的影响,淄博陶瓷产能过剩的问题逐渐凸显,由此导致市场竞争无序,价格战此起彼伏,企业利润不断缩水。同时,随着原材料日益枯竭、环保压力大、节能降耗任务艰巨等矛盾愈加突出,陶瓷生产和发展受到严重制约,淘汰落后产能刻不容缓。

  截至2011年底,淄博建陶工业生产能力从2009年的12亿平方米压缩为7亿平方米,淘汰落后生产线百余条,为淄博陶瓷向高品质、高附加值方向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为了加快落后产能的淘汰工作,淄博政府下达了相关的关停指标,从多方面入手控制产能。一方面,政府对于部分落后生产线进行强制性淘汰,另一方面,以环保验收的方式关停一部分不达标企业。据了解,淄博市政府十分重视企业环保问题,并通过环保、工商、税务、安检等部门联合执法的方式,加大环保的检查力度,迫使企业在环保上投入资金整改,降低能耗和排放。

  “实际上,就算政府不对落后产能进行淘汰,市场也会发挥其优胜劣汰的调节功能,以往高耗能、高资源的粗放式经营方式也将没有生存的空间。”袁国良告诉记者,现在市场的竞争不仅仅是产品的竞争,更是设计、服务等综合实力的竞争,品牌企业能给消费者予以全方位的保障,在市场中也更具竞争力。

  受市场环境的影响,淄博今年有很多企业关停生产线缓解产能瓶颈,其中多以贴牌企业和较为落后的生产线为主。袁国良认为,现在行业正处于一个低潮时期,越是艰难越能真正考验企业,也越能让更多企业认识到未来的发展方向。只有改变以往粗放式的发展模式,走集约化、科学化的发展道路,重视人才培养和品牌建设,才能越做越精,走上良性循环的道路。

  陶城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仅为陶城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365手机版

上一篇:走进张禄麒的“牙舟陶瓷梦”

下一篇:显卡预防中暑!主流散热器优缺点解析